• 北京醫藥行業協會
    聯系我們 | 加入收藏 | 協會地址 | 相關鏈接
    歡迎光臨 2020/12/23 9:00:53
    網站首頁 關于協會 協會動態 政策法規 京藥快訊 行業動態 國際資訊 經濟分析 專題論述 為您服務 培訓報名 分會園地 社會組織
    工作專欄
      當前位置:首頁>>專題論述>>醫藥論壇
    變革進行時,數字化如何助力藥企乘風破浪
     

               在今年9月舉行的某大型線上會議中,阿里巴巴創始人兼董事馬云表示:“過去的這一年很不尋常,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疫情也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在今天,所有巨大的不確定的事中,有一件事是確定無疑的,那就是數字化的趨勢沒有改變。”

    同時,他還指出,數字化的進程中最大的受益者不是互聯網企業,而是用互聯網改造自己的企業,這句話對于經歷疫情后的廣大醫療企業而言,再適用不過。
    據相關不完全統計的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國內數字醫療領域共發生了37起投融資事件,交易金額超40億元。其中,融資額達億元的有11筆,占總數約31%,另據動脈網蛋殼研究院數據,在國外,數字醫療健康方向已累計發生了超240起投融資事件,累計融資金額達到392億元人民幣。
    可以看出,在疫情催化下,數字醫療被排在了投資機構直投標的“優先級”,也是在疫情的影響下,越來越多的藥企開始重視數字化轉型,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各大藥企在數字化建設方面的投入力度顯著加大,2019年數字化相關費用占產品總投入費用在10%以上的藥企占比為23%,而在2020年3月,這一數字迅速躥至40%。
    改變已然發生。
    ■數字化勢在必行
    一顆藥從無到有,再到患者手里,大概需要經尋找靶點、藥物設計合成與篩選、臨床前試驗、臨床試驗、藥品審批上市等五個階段,而這區區五個階段卻讓藥企要花上大概數十年的時間,知名跨國藥企羅氏曾得出這樣一組數據,數據顯示,藥物從最初的實驗室研究到最終擺放到藥柜銷售平均要花費12年的時間,需要投入66.145億元人民幣、7000874個小時、6587個實驗、423個研究者,最后得到1個藥物。研發周期漫長、耗資巨大,風險極高成為了新藥研發的特有標簽。
    另一邊,近年來,隨著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全面實施、醫保控費的收緊、醫保目錄調整進入常態化、多輪帶量采購的逐步落地、帶金銷售的嚴查杜絕等多措并舉,藥企的利潤空間被進一步壓縮,面臨的競爭愈發激烈,市場格局正在全面重塑。
    尤其是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下,全面的隔離措施不僅從地域空間上限制了藥企的一些藥事活動,也打亂了其臨床研發、營銷推廣等既往的運營活動,在上述各種背景的疊加下,如何降本增效,合規發展,并多維度地滿足市場的需求,藥企對實現生產流程數字化的訴求愈加強烈。
    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發展的全面提速,數字化已可以滲透到一顆藥的全生命周期。
    在研發階段,數字化的核心在于提高效率。新藥研發主線可分為臨床前的實驗階段、臨床試驗階段以及注冊申報階段。研發過程數字化,既有利于實驗階段的知識沉淀和實驗設計記錄,又可以協調臨床階段不同機構之間的溝通合作,同時,還可以大幅縮短注冊申報和審核的時間。
    在生產階段,數字化的核心在于實現管理規范化。醫藥生產的核心是約束生產人員操作的規范性、合規性,按照標準和規范地生產,在此基礎上盡量地優化。
    在物流配送階段,數字化的核心在于實現可追溯,打通驗收、存儲、分揀、配送、監控等多個環節的數據,有利于排除人為的失誤和環境條件的干擾,使藥品的保存、配送能夠自動和嚴格地按照既定的最優化工藝標準和質量安全管理規范進行。
    在營銷階段,數字化的核心在于高效合規,通過匹配不同的營銷場景,比如觸達醫生、完成學術教育、增加患者流量、做好患者依從度管理等。
    “大概在三四年前,還有很多藥企選擇無視醫療產業數字化這件事,不管是臨床研究的數字化,商業營銷的數字化,還是專家拜訪和患者管理的數字化,一些企業并不重視,而幾年的時間過去了,應該已經沒有企業繼續無視數字化了。”在日前舉行的CAHA數字醫療專業委員會首次專題研討會上,零氪科技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張天澤如是說道。
    ■藥企數字化眾生相
    越來越多的藥企正在全面涉足數字化,尤其是一些頭部藥企,更是不遺余力。
    在去年的進博會上,諾華展示了一款臨床試驗管理的SENSE數字化平臺,這是諾華歷經多年開發的用于管理全球臨床試驗的“控制塔”,類似于交通樞紐的監控中心,其能對諾華在全球超70個國家開展的500多項藥物臨床試驗(一期、二期、三期)進行實時監測,并能提示臨床試驗的風險指數。
    還有另外一家在數字化全面布局的是阿斯利康,從CAHA數字醫療專業委員會首次專題研討會上獲悉,其是全球第一家基于云的數字平臺取代傳統試驗管理系統的大型制藥公司。具體而言,阿斯利康建立了數字化的互聯網基礎架構,比如使用數據驅動的技術來計劃臨床研究,可以在五分鐘內創建研究成本估算,并選擇比以前快70%的試驗地點,增加試驗的多樣性,確保試驗人群更能代表現實世界中的潛在患者人群,這種臨床供應鏈的數字化改進節省了超1億美元的費用,并減少了40%以上的試驗浪費,并建立了在幾天內就可進行試驗的能力,而之前這個時間是數月。同時,阿斯利康還重新定義了數字健康,其提供的數字化解決方案發現有多達70%的試驗數據可以遠程收集,包括護理點帶入患者家中的100多種可穿戴設備含有的數據,這些設備將被評估為具有有效患者經驗的臨床有效產品,以支持其在臨床試驗中的成功使用。
    作為國內的CRO巨頭,藥明康德也在大力涉足數字化,據了解,現階段,藥明康德正致力于建設醫療健康新生態,主要包含兩個方面:制藥和治病,制藥的抓手在于改善流程、優化資源,而治病則是基于真實世界數據增加用戶和使用場景,二者形成閉環,實現醫療研發新模式。同時,藥明康德還在著力發展數字化轉型和數字化創新,其中數字化轉型包括能夠實現流程追蹤和優化、資源調度和規劃的賦能數字化運營、賦能數據達人和聯邦式數據中臺架構,而在數字化創新方面,據藥明康德高級副總裁、首席數據官陳志剛在會上介紹,藥明康德正在考慮集成一個數字化的臨床試驗平臺,從而助力藥物研發。”我們希望相關的數據能在這個平臺上得到快速地應用,并能關聯其他已通過安全認證的數據。”陳志剛說道。
    如果說藥企們正在跑步入場數字化,用信息技術、大數據和AI賦能自身,那諸如明度智控這樣的信息數字化解決方案提供商,則是藥企進行數字化轉型升級的有力“外援軍”。
    據明度智慧董事長葛亞飛介紹,公司可為藥企提供覆蓋研發、生產、物流的全生命周期數字化管理解決方案,為藥企建立全程可追溯的透明體系,在研發端,明度智控著眼于臨床前的實驗階段和注冊申報階段,幫助藥企建立藥物研發生命周期管理平臺,完善實數據的一致性,最終完成電子化申報,核心產品包括產品有eCTD、PLM(PPM、ELN)等;在生產端,明度智控可為藥企提供制藥數字化生產執行系統(MES/EBR)等系統,實現藥品生產過程的數據電子批統計、故障偵測與診斷的機理模型、質量管控等;在物流端,明度智控為藥企提供WMS、WCS等系統,幫助藥企建設智能倉儲,且打通倉儲與生產之間端到端的智能物流,實現倉儲無人化和倉儲智能管控。
    ■才剛剛開始
    在數字化滲透逐漸提升的階段,也要看到,相較于歐美等國家,國內藥企目前的數字化轉型還處于起步階段,以營銷為例,根據普華永道思略特咨詢公司早前公布的一項針對歐美150多位制藥企業高管進行的調查,有90%的制藥企業已經廣泛推廣或試點將數字化工具作為營銷的渠道之一,以提供疾病、產品、學術前沿技術及醫學教育的信息及服務,而在國內,雖然沒有相關本土藥企的調查數據,但是根據國內各大藥企居高不下的銷售支出費用,運用數字化進行營銷的比例估計只是鳳毛麟角,由此,國內藥企的數字化轉型之路,其實才剛剛開始。
    “國內制藥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尚處于初步階段,成熟的模式比較少。”賽諾菲中國區醫學部負責人谷成明表示,不過很多企業已經意識到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正積極開展多渠道地探索,比如數字化臨床試驗受試者招募、市場營銷客戶畫像精準刻畫,等等。
    張天澤則表示:“數字化在臨床診療中的進展相對較快,但是在藥物研發方面則較慢一些,這主要是因為藥物研發其實是一個非常謹慎的過程,這個過程中有大量已形成的決策習慣和已形成的工作組織和價值關系,也是一個機制網絡比較傳統和密集的行業,它涉及到很多人的協作,很多環節的銜接,哪一個環節想獨自去做數字化非常困難,必須要和上下游合作伙伴一起來完成。”
    此外,對于那些還未涉足數字化的傳統藥企或還未進行大規模數字轉型的藥企,張天澤建議道:首先團隊內部一定要有一個自上而下的明確戰略,其次是要建立一個相對有經驗的團隊,這樣才能避免盡量少走彎路,少踩別人踩過的坑,最后還要找到一家靠譜的外部合作伙伴共同推進。
    (信息來源:醫谷)
    (2020/11/25 11:51:21      閱讀1093次)

    北京醫藥行業協會 公眾號

    Copyright 2003-2016 percentred by Beijing Pharmaceutical Professiio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醫藥行業協會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ICP備案號:京ICP備11016038號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